宋哲元軍號的百年收藏史

  今年5月,岐山縣退休干部、收藏家帖忠科發現自己收藏的百年軍號與抗日名將宋哲元有關,縣博物館初步斷定這把軍號為抗日時期部隊遺物。5月20日,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判定軍號為宋哲元部隊器材,藏家帖忠科慷慨予以捐贈。那么,這把軍號是誰制造的?它從何而來?是怎么流落民間的?軍號背后究竟發生了哪些故事——

宋哲元軍號的百年收藏史

宋哲元軍號的百年收藏史

  核心提示

  三年前,岐山縣城建局退休干部、收藏家帖忠科收藏了一把軍號。經查閱縣志、走訪縣博物館、與收藏界資深人士進行交流,初步斷定這把軍號為抗日民族英雄宋哲元部隊遺物。

  這把軍號桿為紅銅質,號嘴為黃銅質,長 29厘米,喇叭口直徑 11.8厘米。從文字判斷,應是 1911年或 1912年生產的軍品,且為清朝后期云南錢王王熾的商號。據分析,辛亥革命后,這把軍號從商會武裝隊伍流傳到了國民革命軍中,經過無數次戰爭爭奪,最終落到了宋哲元領導的“中華民國革命軍第二十九軍”。

  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研究員、大校、軍博館文物征集室主任楊萍女士說,軍事博物館收到帖忠科的電話和傳真后,查看了有關宋哲元相關的歷史資料,并到國家博物館進行了考證,判定這把軍號為宋哲元部隊遺物。

  帖忠科將軍號無償捐贈給軍博館,填補了軍博館宋哲元部隊器材的空白,帖忠科也是寶雞市給軍博館捐獻軍事器材第一人。

宋哲元軍號的百年收藏史

  一次意外的發現

  岐山縣城建局退休干部、收藏家帖忠科喜愛收藏,不論是上班期間還是退居二線后,他都忙中偷閑關注著一些有歷史價值的藏品。在縣城的一些古玩店或鄉下農戶家中,他時時注意搜集一些古玩。三年前,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在一古玩店發現了一把軍號。開始人家不愿意出售,后來他幾次登門,而人家看出他想收藏這把軍號,便接連提價。最后,他以自己的耐心和誠心感動了收藏人。雖然收藏了軍號,但帖忠科一直對這把軍號的來歷百思不得其解。他想,軍號是軍人的語言,是沖鋒的號角,是勝利的凱歌,軍號在軍隊有著極高的權威。出征時司號員隨時緊跟司令員,任何人只要聽到軍號聲,就明確了自己的任務,就知道自己該做什么了。拿破侖曾說過,軍號是戰爭之魂。從自己多年收藏的經驗和軍號上的信息判斷,它絕對不是一般的軍號,而是有著重要的歷史價值。

  按說,一把軍號不足為奇,但就是帖忠科收藏的這把軍號,卻為我們揭開了一段塵封的歷史。

  今年 1月 11日,本報披露了岐山驚現抗日民族英雄宋哲元衣冠冢石碑的消息后,帖忠科想到了宋哲元的部隊。這把軍號是不是當初部隊的遺物?因為只有部隊才有軍號。此后,帖忠科查閱縣志、尋找有關宋哲元的史料,還走訪了縣博物館,與陜西省收藏家協會的資深人士進行交流,有了初步的斷定。

  5月 8日,記者來到帖忠科家。帖忠科從柜子里小心翼翼地取出一個包裹得嚴嚴實實的軍號。記者看到,這把軍號桿為紅銅質,號嘴為黃銅質。帖忠科用尺子一量,長29厘米,喇叭口直徑 11.8厘米。記者看到在喇叭口根部有一橢圓形的商標,商標上部中間兩字為“分此”,兩邊為“上海”兩字。商標中間還套有一個小橢圓,文字為“天順祥自造”,橢圓下部平行的文字為“開國紀念”。

  云南錢王王熾商號制造

  據帖忠科說,僅從軍號文字判斷,它應為民國初年之物。圖案和文字提供的信息表明,這把軍號為清朝后期云南錢王王熾的商號,他的分號當時遍布大半個中國。

  商號怎么能制造軍號?

  記者從岐山縣博物館有關資料中找到了答案。

  據記載,“天順祥”的掌門人王熾 1836年出生于云南省彌勒縣,幼年喪父,因家境貧寒被迫輟學,依靠母親紡織為生。成年剛至時因不滿鄉霸欺人,失手打死惡人出走,用母親賣掉陪嫁玉鐲的 10兩銀子做本錢經商,從趕馬幫販運開始,歷經艱險,苦鉆商道,以過人的膽識與誠信打破當地商賈設置的重重阻礙和官府的地方保護,并發展了著名的“天順祥”商號,促進了川、黔、滇三地的商務往來和商品流通。

  當時,清朝廷唐桐巡視川東,勸王熾開匯號并代辦鹽運。王即與席茂之分伙獨營,在全國西南、東南各大要埠設分號,專營存放匯兌業務。清同治十一年( 1872),王在昆明主持“同慶豐”商號,并設“興文公當”兼營房地產。經 20年經營“天順祥”、“同慶豐”商號,資金雄厚,號稱“南邦之雄”,馳名省內外。至光緒中后期,“天順祥”分號已遍及全國

  22個省中 15個省的大中城市。其中,上海分號較大。 光緒二十九年,王熾病故后,其子王鴻圖繼父經營“同慶豐”、“天順祥”商號。光緒三十二年任第一屆云南商務總會協理。宣統元年( 1909)繼任二屆商務總會總理,次年倡辦昆明耀龍電燈公司,民國 3年( 1914)參與開辦昆明自來水公司,其經濟實力和經營能力當時曾稱雄云南商界。當時,總部和分號都建有自己的武裝力量。

  據岐山縣博物館館長徐永衛說,從這把軍號實物看,時代信息非常明顯,應是 1911年或 1912年生產的軍品。當時總部制造軍號,然后分發到各分號使用。王熾的兒子接管家業后,不但繼承了父親的道義,還有新的發展。上海“天順祥”錢莊是上海分會的一員。上海分會在民國建立中出錢出物還派遣武裝力量。辛亥革命時,上海商會的武裝力量還是上海軍的主力。

  軍號輾轉流入部隊

  軍號是怎么到二十九軍的呢?

  5月 6日,帖忠科覺得既然軍號是部隊的,理應交給軍事類博物館。他先后幾次查閱中國軍事博物館電話,當天致電軍博館,簡要介紹了他收藏的這把軍號的情況。中國軍事博物館有關方面接到電話,感到非常新奇,當即問他多少錢出售,他說不賣,而要捐贈。隨后,他找人拍了照片,然后打印出來,并附上說明,傳真給軍事博物館。博物館同志說,他們收到后將進行研究,讓他等候消息。

  5月 20日,記者在省城西安的陜西省收藏家協會秘書處辦公室,見到了前來接受捐贈軍號的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研究員、大校、軍博館文物征集室主任楊萍女士。

宋哲元軍號的百年收藏史  

  當天,楊萍仔細查看了這把軍號,與帖忠科進行了詳細交談。她說,軍事博物館收到帖忠科的電話和傳真后,館里領導非常重視,查看了有關抗日名將宋哲元等相關的歷史資料,并到國家博物館進行了考證,判定這把軍號為宋哲元部隊遺物。

  據分析,辛亥革命后,這把軍號從商會武裝隊伍中流傳到了國民革命軍中,參加了幾次北伐戰爭,經過無數次的戰爭爭奪,最終落到了宋哲元領導的“中華民國革命軍第二十九軍”。

  部隊解散流落民間

  “盧溝橋事變”爆發時,宋哲元帶領將士在盧溝橋抵抗日軍。后來,由于蔣介石采取“攘外必先安內”的不抵抗政策,“盧溝橋事變”后,就以軍費開支緊張為由,逼著二十九軍的許多將領退役。當時,隴海鐵路已開通,由于交通較為便利,加之岐山縣蔡家坡有二十九軍的一個留守處,許多將領便來到了蔡家坡,將官及家屬有300多人,名曰讓這些將領留守休息,實則排除軍內異己。

  據說抗戰期間,民國第二十九軍許多高級將領曾住的地方就是現在蔡家坡另胡村的白云寺,當時的大雄寶殿被改成了閑清別墅,宋哲元等人就住在別墅里。

  正當日寇步步向國內進攻時, 1938年 3月,宋哲元被調任第一戰區副司令長官。雖然官愈做愈大,但已失去了直接指揮軍隊的權力。由于對時局憂慮,宋哲元將軍終日悶悶不樂,于當年 9月突患肝病。 1939年夏天,由于病情不斷惡化,他便辭了官職,于 1940年 3月回到其夫人常。淑青的故鄉四川綿陽療養。當年 4月 5日病逝,終年 56歲。宋哲元病逝后,居住蔡家坡的將領們自由解散了。有些官員在當地以賣地耕種為生,軍號也就自然流落到了民間。

  捐贈填補館藏空白

  據楊萍說,最近他們軍博館事務非常多,但考慮到帖忠科收藏的是宋哲元部隊的遺物,他們便很快趕來與之見面。史料證實軍號就是宋哲元部隊遺物,他們非常高興。因為軍事博物館目前收藏有宋哲元部隊的軍裝、手槍、作戰圖和一些兵器,唯獨沒有軍號。根據館藏需要,為了全方位展示抗戰時期文物,拓展文物收藏面,經文物專家組和館里領導審定,同意收藏。這把軍號也填補了軍博館宋哲元部隊器材的空白,可以使更多觀眾全面了解當時的歷史。

  楊萍告訴記者,作為個人給國家級軍博館捐贈軍事器材文物,不求任何回報,這種精神值得肯定和鼓勵,尤其在目前市場經濟條件下,這種精神更顯得難能可貴,值得大書特書。以前陜西省有個人給軍博館捐贈軍事器材的,寶雞市還沒有。帖忠科是寶雞市給軍博館捐獻軍事器材第一人。

  楊萍對記者說,這次她們來到我省,包括帖忠科在內共有 6人要向軍博館捐贈軍事器材,她們逐一進行了鑒定。有 5名物主都是有備而來,有的想把收藏的文物高價賣給軍博館,有的雖說不賣,但提出的條件非常苛刻。由于國家館收藏標準比較高,那5件藏品都不夠軍博館收藏標準。唯獨帖忠科的藏品達到了軍博館收藏標準,但他既沒有提出要出售,也沒有提任何附加條件,從一開始就要給國家館捐贈。按常規,她們對收藏的文物都要反復鑒定和考證,等收藏后再制作收藏證書,程序比較嚴格,但她們提早見到了帖忠科主動發來的文圖資料,又經過了一番考證,來時就將收藏證書做好了。足見她們對這件文物的重視程度。

  陜西省收藏家協會副會長姜西海說,以省收藏家協會會員名義向國家級博物館和軍博館捐獻軍事器材文物的,帖忠科還是第一人。軍號是抗戰的遺物,更是歷史的見證。向國家博物館捐贈軍號,是對民族文物更好的保護。

黑红梅方王走势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