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的座車進軍博

  朋友,當你走進軍事博物館一樓兵器館大廳,一輛烏黑锃亮的轎車立刻吸引住你的眼睛,那就是毛澤東主席建國后長期乘坐的蘇制吉斯轎車。這輛車進軍博,有著一段感人的故事。

  新中國成立前,由于條件所限,毛澤東一直沒有專用轎車。延安時期,曾有位海外友人贈送給中共中央兩部轎車,毛澤東當時也未要,而是送給指揮作戰的朱德和年歲較大的謝覺哉、林伯渠等人使用。1949年3月,中央由西柏坡遷移北京時,毛澤東乘坐的是輛美式中吉普,車篷還被敵機掃射打了3個洞。當時沒有那么強的文物意識,不久就派作它用,以后中央警衛團再找這輛車時就找不到了。在西苑機場檢閱進城部隊時,朱德同志想把自己的轎車讓給主席用,毛澤東卻風趣地說:“用我們繳獲的戰利品檢閱部隊不是更好嗎!”據說,毛澤東乘美式吉普車檢閱部隊的照片,被蘇共總書記、蘇聯部長會議主席斯大林看到了,于是指示蘇聯莫斯科汽車制造廠專門為中國領導人制造了“吉斯110”和“吉斯115”高級轎車。目前在軍博展出的這輛車,就是斯大林同志指示生產的“吉斯110”轎車之一(一說是贈送,一說是購買)。

  這輛車長6米,寬1.9米,全重5噸,該車內部空間寬闊高大,正常乘坐4人。在前排座椅背后有可翻折開的座椅,打開后為3排座,正常乘坐6人。該車是領導人專用防彈車,車體、車底、輪胎均有防彈功能,玻璃全部采用加厚防彈玻璃,車門玻璃有10公分厚,采用液壓式升降。車內前后座椅之間,設計有一道可升降玻璃,必要時可將前后空間分隔。該車內飾非常考究,紅色的裝飾板、地毯與綠色的座椅交相輝映,顯得十分豪華。這部車目前僅行駛了1萬多公里,保存完好。60年代初,因主席經常去杭州,因此國務院將此車調往杭州,由浙江省保管,每次主席到杭州,就乘坐這輛車。

點擊看大圖

  毛主席的座車

  1992年,軍事博物館籌辦建軍65周年展覽,到國務院管理局征集文物,得知毛澤東主席轎車的信息,就馬不停蹄照線索追蹤,在浙江省公安廳找到此車。經國務院有關部門協調和征集人員的努力,浙江省公安廳同意將此車無償捐贈軍事博物館。

  1992年7月25日,軍事博物館文物處處長陳寶仁、車管助理安志勇前往杭州,準備將毛主席乘坐的轎車開回北京。美麗的西子湖畔,風景秀麗,但炎熱的夏日,驕陽似火,工作人員辦理完各種手續,于7月27日下午1時起程。從杭州到上海200多公里,按正常行駛,有半天時間足夠了。然而當工作人員在沉悶的車內(車內沒有空調)駕駛汽車走了一段路程后,剛裝滿的65升汽油就用完了。附近沒有加油站,只好停在路邊等待救援。恰逢此時,迎面開來一輛軍用卡車,看到情況,主動停車詢問,當軍博同志把情況說明后,這個一軍一師教練車的司機,二話沒說,就從自己車上抽出一桶油給加上,當軍博同志提出付錢時,這位戰士連連擺手說:“不要,不要,給毛主席的車加油是應該的,還要什么錢”。聽著這新一代最可愛的人對毛主席深厚感情的肺腑之言,讓工作人員非常感動。

  汽車冒著40度的高溫繼續前行,當走到桐鄉縣汽車站附近時,汽車又發生問題了,后輪胎漏氣了。沒辦法,只好抱著試試看的心情,找到桐鄉車站站長請求幫助。站里聽說是毛主席的車,從領導到工人都熱情伸出援助之手。站長組織5、6名工人,放下手中的活,馬上搶修。由于車輪胎年久,加之工具對不上口,又是雙層內胎,十分難卸。他們就想方設法,用肥皂水往里灌,好不容易才卸下來。一看內胎也補不了,就趕緊找人跑到3里外的縣城買內胎,幾經折騰,花了5個小時,盡管大家滿手油污,渾身是汗,但一句怨言都沒有,當陳處長提出付修理費時,他們異口同聲地回答:“修毛主席的車不要錢”。軍博運車人員深深感受到人民群眾對毛主席這種敬仰和熱愛之情,激動地熱淚盈眶。

  7月28日5時,汽車沿著滬杭公路向上海前進,當行駛到上海徐家匯永嘉路時,油料再次耗盡,車只好停在路中。此時正值上班高峰,馬路上車來人往,川流不息,車在道路中間,十分顯眼。工作人員只好就近找到上海儀表局測試中心辦公室,請求幫助。他們一聽說毛主席的車,呼啦出來十多個穿白大褂的工作人員,齊心協力將車推到路邊。后來才了解到,他們每人進工作間必須經過服裝消毒和吹風,這樣出來一推車,回去后又得重新消毒,但他們不怕麻煩,不講條件,毫不遲疑地幫助解決困難,讓人很是感動。鑒于汽車車況和回京參展任務,將汽車開回北京把握不大,穩妥的辦法是用火車運輸。于是陳處長找到總后上海物資局,請求協助鐵路運輸。他們聽說毛主席的車要運往北京參加展覽,從領導到工作人員都全力以赴,用最快速度報批計劃、調度車皮,用最短時間組織吊裝、裝運,僅兩天時間一切準備就緒,順利啟運,并派戰士押運,分文不取。這一切的一切,再次反映了廣大人民群眾對毛主席無比熱愛的心情,毛主席永遠和人民心連心,他永遠活在人民的心中。

黑红梅方王走势怎么看